老人临终时,十万存款给儿子,不给女儿,后来才知是她设下的圈套

581次浏览

老人临终时,十万存款给儿子,不给女儿,后来才知是她设下的圈套

(一)

故事发生在多年前……….

破旧的床榻前,李远明老人,咳嗽了几声,喊道:「风儿…….」。院子里正忙碌着熬药的李风,回过头去,抿着嘴笑道:「爹,咋啦?」。

「爹有事跟你讲,你过来」李远明颤颤巍巍爬起身,脸色有些苍白。李风放下手中的活儿,走到床榻前,坐了下来,「爹,看你心事重重的模样,是不是发生什幺了?」李风好奇问道。

「爹这辈子做人是不是很失败啊?」李远明叹了口气,神情有丝焦躁和不安。听到爹这样说,李风彷彿猜到了他在想什幺,李风沉默着,没有开口接话。

「小琴她可是我的亲生女儿啊,为何就变成这般样子了?」说话间,李远明眼角含满了泪。「也不知道她现在怎幺样了?她有没有联繫过你」。

「爹,你是不是想妹妹了?」李风问道。

「不管怎幺样,我也是她的爹啊。现在我生了重病,也不知道哪天就会突然离开,我倒想再见见她一面」。

「爹,你会好起来的,别太担心了」李风看着受病重摺磨的父亲,心里莫名感到一阵心痛。

「风儿,你能找到小琴的下落吗?」李远明点起了一桿老烟,吞云吐雾间,儘是忧愁。

「爹,这……恐怕我也不知道,妹妹自从离家出走后,就没在联繫过我」李风说着,脑海慢慢浮现出了当初妹妹与爹吵架的那一幕场景。

多年以前,李远明与妻子成婚多年后,一直未能有个一男半女。迫不得已下,李远明就收留了一个男孩,他就是李风。在李风三岁时,妻子竟又怀孕了,也算是老来得子,但因为难产,生下小琴后,便撒手人寰。

那段时间,李远明受了许多打击,本想随妻子而去。但看着嗷嗷待哺的小琴,以及三岁的李风,李远明咬着牙,坚持活了下来。

从此,李远明既当爹又当妈的,起早贪黑照顾两个孩子。就连去镇里卖菜,李远明都是边挑着框,边把小琴拴在背上,又一手牵着李风,每天在村子里与镇上之间,来来回回数次。

村民见他带两个娃,很不容易。便劝李远明再找一个,可以帮忙照顾两个孩子。但李远明却拒绝了,他觉得后妈毕竟是后妈,不会真心待两个娃,也怕他俩受欺负,所以就断了这个念头。

小琴和风儿都很懂事,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替爹分担家务,这倒是让李远明省心了不少。苦了半辈子下来,终于把小琴和风儿都给带大了,日积月累的劳累写满了李远明的脸庞,这年他已经五十高龄了,两鬓斑白的头髮,足以印证了他经历过的风霜。

但令李远明没有想到的是,小琴却在这个时候学坏了!她每天跟村里的混混裹在一堆,到了该工作的年纪,也不工作,整天不务正业。李远明看在眼里,是痛进心里。

他无数次责骂小琴为何这幺不懂事,但换来的都是俩人大吵一架。后来,小琴更是变本加厉,她竟然还学会了赌博,这让李远明更加无法接受了。

那晚,李远明指着小琴说:「你看看你,现在都成什幺样了?你到底还是不是我的女儿」,李远明抹了抹泪后,接着说道:「你看看你哥哥,哪像你整天不务正业,要是你有她一半好,我就心满意足了啊」。

「我的事不要你管,而且哥哥是你捡回来的,他不是咱家的人,别拿来和我比较」小琴哭着大声吼道。

老人临终时,十万存款给儿子,不给女儿,后来才知是她设下的圈套

「你说什幺?」李远明颤抖着嘴唇,一巴掌就给小琴扇了过去:「你给我滚,我李远明没有你这样的女儿…….实在太令我寒心了」。

「走就走……」小琴气得一脚踹开门,準备出去,李风拉住了她:「妹妹,别走,爹他说的都是气话啊」。

「放开我,你不是我哥」小琴瞪了一眼后,破门而出了。李风傻傻的立在原地,顷刻间,眼泪流了下来,而爹也是狠狠的敲打着自己的胸口,气得眼泪直流。

(二)

小琴这一去,就是很多年,再也没回来过。每当李风说起要去找小琴时,李远明都是一番狠话:「你要是敢去,以后你也别回来了,就当我没你这个儿子」。

「你妹妹那幺不懂事,难道你也想像她一样吗?」李远明的话,针针带刺,让李风话也接不上,只好作罢。

时间过得总是那幺快,转眼间,李远明头髮都白了很多,想到自己大限将至。李远明把李风叫到身旁:「风儿啊,这里有十万存款,你拿去吧,等我走后,你拿去盖个新房子,别让春梅受委屈,她嫁给你,倒是吃了很多苦」。

李风听后,眼泪哗哗流了下来:「那妹妹了…….」,听到这儿,李远明顿住了:「她都不要我这个爹了,我还给她钱做什幺?」,说话间,李远明眼角明显湿润了很多。

这瞒不住李风的眼睛,他知道爹心里肯定放不下妹妹。但李风也没有点破,只是含泪点了点头。

直到那晚,李远明觉得自己熬不了多久了,便想再见小琴最后一眼。当李风说他也不知道妹妹下落时,李远明忽感悲凉,他淡淡说道:「这幺多年了,难道小琴真忘了我这个爹吗?」。

看到爹这般模样,李风着实有些不忍心,他起身走到屋内,拿出了一双崭新的布鞋,还有一件毛衣外套,递到了爹的手上。

「还是你有孝心的,知道给爹做双布鞋和衣裳,但爹可能没有那福气享受了……..」李远明叹气说道。

「爹,这不是我织的,是…..是妹妹她织的……」李风说道此处,眼角流下了眼泪。

「什幺?怎幺是她,什幺时候的事情」李远明问道。

「爹,对不起,其实我隐瞒了你一个事情」,「其实多年前,妹妹离家是迫不得已的,她那时患了癌症,连我都不知道,妹妹知道家里穷,不想拖累我们,就假装设下「计谋」,去学赌博,想尽一切办法学坏,目的就是为了让你对她寒心」。

「妹妹说,爹身子一直不好,她不想连累这个家,也想把每一分钱节约下来,给你治病。妹妹不希望你知道她得病的事儿,她怕你受不了打击啊…….」,「妹妹离家出走半月后,每天晚上都坐在煤油灯下,缝补鞋子和衣裳,她让我以后再交给你,妹妹说这是她最后唯一能为你做的事情了………」。

听完这番话后,李远明眼泪再也止不住流了下来,「小琴啊,原来这一切都是你为爹考虑,是爹错怪你了啊………」。

老人临终时,十万存款给儿子,不给女儿,后来才知是她设下的圈套

李风说完这一切后,也算化解了爹这幺多年,对妹妹的误解。

当夜,窗外的细雨淅淅沥沥从未停过。李远明就这样安详的离开了人世,临终前,手里还紧紧抱着女儿小琴的遗像,或许是要见到小琴了吧,他怕迷路,所以紧紧的抱着。脸上浮现着一丝淡然的笑容,好似在向阴间的小琴招手………(愿她来世别再受这样的苦了)

via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