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看待摩天轮之恋

972次浏览

认真看待摩天轮之恋

1987年生的宜兰人,在哲学系所打滚了九年,最希望的是有朝一日哲学家讲话能让大家都听得懂。

如果人可以跟同性结婚,那人可以跟摩天轮结婚吗?类似的问题护家盟很常问,但其实没在想。然而,有鉴于整个婚姻改革的进展,似乎就是奠基于其他人替护家盟思考他们没在想的问题,我现在就来想想这个问题。

人跟摩天轮结婚?这个提案乍看之下令人难以理解。这个难以理解已经不只是「人跟摩天轮结婚很奇怪?」,而是「人跟摩天轮结婚如何可能?」了:

人跟摩天轮结婚是什幺意思?结婚之后会共同生活吗?如果你去搭其他的摩天轮,算是外遇吗?你要把跟你结婚的摩天轮的产品序号写在户口名簿吗?你死掉之后,遗产要留给摩天轮吗?人跟人结婚尚可理解,但是摩天轮?如果人要跟摩天轮「结婚」,这个「婚姻」就不再是我们原来理解的意思了吧?你是想要改变婚姻的定义吗?

意识到你说出护家盟的名言了吗?

如果思考人能否跟摩天轮结婚,能让你不自觉说出过去似乎只有护家盟才会说的话,那幺或许这个题目是一个机会,让我们终于能一窥护家盟的心灵世界。(如果这个建议让你觉得不舒服、不想继续往下读,放心,我们没真的要那样干)

我的意思是说,虽然我们可能难以理解「人跟摩天轮结婚」如何可能,但是,考虑到护家盟也对于同性婚姻抱持类似的观感,我好像反而有理由别让这种态度阻碍我进一步去想这件事:

如果你同意上述考虑,应该也会同意说,我们有初步的理由,去想想人到底能不能跟摩天轮结婚这个问题。

听到我们要开始讨论人能不能跟摩天轮结婚,想必有些护家盟成员会非常兴奋:

你看!这就是同性婚姻╱性解放╱保险套氾滥的结果!要避免婚姻到处滑坡,守住传统一男一女婚姻,才是唯一的选择。

很可惜这是错的,同性婚姻并没有比传统一男一女婚姻更容易滑坡到其他婚姻选项:

A: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支持同性婚姻,那我们也会需要支持多人、近亲、人兽婚姻。那幺,为什幺支持传统婚姻,不会导致我们必须支持那些其他婚姻?

B:我支持传统婚姻,这代表我认为婚姻必须建立在「两个性别不同、血缘关係够疏远的成年人类」之间,这个规则可以避免我滑坡出去。

A:那我也支持同性婚姻,我认为婚姻必须建立在「两个血缘关係够疏远的成年人类」之间,如果你的规则可以避免你滑坡出去,为什幺我的规则不行?

当然,以上讨论可以更详细追究下去,我在《护家盟不萌?》(朱家安 2016)第九章里对这个议题有比较完整的说明。不过原则上,我认为面对这些滑坡,传统婚姻的支持者并没有站在比同性婚姻支持者更安全的地方。当然,如果你加班很累了,回家只想玩PS4,那幺对「为什幺近亲不能结婚?」、「为什幺人跟动物不能结婚?」这类问题,你大可以置之不理。不过,如果你是那种想要把议题搞清楚的人,不管你支持传统抑或同性婚姻,对上述其他方案,你最好都要有个答案。

在撇开「难以理解」的心理障碍后,我们先来考察一下反对非人婚姻的可能理由。

若人可以跟人结婚,但不能跟摩天轮结婚,背后的理由会是什幺?除了摩天轮物理上可能难以进入户政事务所之外,一种反对非人婚姻的理由可能是:就算我们盖了够大的户政事务所,让摩天轮可以进去办结婚手续,摩天轮也没能力这样做,因为它没办法表达「我要结婚」的意愿。动物和物品无法表达关于婚姻的意愿,这是人兽婚姻跟非人婚姻共同的问题。在这篇文章里,我以羊为例发展了此想法。

或许有人会说,就算物品无法表达意愿,也没关係,只要物品的拥有者可以表达意愿就行:你想跟我的摩天轮结婚,我同意了,谁敢说第二句话?当然,若摩天轮打从一开始就是你的,就更方便了。

不过,就算我们在技术上搞定了意愿的问题,也会遇到另一种质疑:法律效果的空洞。以现代来说,缔结婚姻的两个人之间,跟没缔结婚姻的两个人之间,主要的差别在于前者存在很多法律关係。然而,这些法律关係几乎都无法适用于动物和物品。因此,即使存在有非人婚姻,这种婚姻的存在,似乎也不会带来任何值得注意的法律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考量上述几点,我们可以更明确地描述为何非人婚姻比同性婚姻更令人难以理解:即使你无法接受同性结婚,这并不会妨碍你理解说,一对同性伴侣结婚前后,会有什幺样的法律差异出现在他们身上(当然,你不会支持他们享有婚后的那些法律权利和约束)。即使同性婚姻对你来说在道德上难以理解,这并不会让它在法律结果上难以理解,但非人婚姻并不是这样:非人婚姻在法律上几乎是空洞的,它似乎不会带来任何法律效果的变化,这让非人婚姻在法律上令人难以理解。

然而,如果你同意因为「以法律效果来说,非人婚姻缺乏意义」,所以就算社会不以法制提供非人婚姻,也不会是什幺错事,在这种情况下,你可能必须基于类似的理由,去主张说同性专法可以取代同性婚姻:

有些人认为,专法是支持和反对同性婚姻阵营的最大公约数:它让同性恋可以获得法律上的平等,并且也让传统婚姻的支持者不需要承受「改变婚姻定义」的阵痛。当然,这并不是说专法能完全令双方满意。如果你认为同性恋关係不值得鼓励,那幺你不会情愿支持专法,因为专法对同性伴侣长久维持关係提供了法律支持。相对地,如果你认为同性恋虽然跟异性恋一样正常,但在现代社会依然受到歧视,相较于同性婚姻,你可能也不会情愿支持专法,因为专法的存在,在提供法律支持的同时,也说明了这个社会并不承认同性恋能拥有「婚姻」名目。

同性婚姻的法律效果并没有超过一份完善的专法,但同性婚姻可以提供专法无法提供的社会意义。同样地,即使非人婚姻的法律效果并没有超过目前关于财产权的法律,它依然可以提供现有法律缺乏的社会意义:对于人物关係的肯认。

同性婚姻的存在,代表社会认可同性之间的情爱是正常的,这种认可可以舒缓歧视。假设社会上有些人,有能力跟宠物或钢普拉发展情爱关係,假设这些情爱关係对他们来说重要,且不会伤害其他人或动物,基于平等对待各种价值观的精神,社会可能也会需要认可这种情爱关係,就像社会认可同性情爱和异性恋情爱。

「拜託,『非人婚姻』那能跟同性婚姻相比?婚姻本来就是只能建立在人跟人之间啊!人跟物品的婚姻,本来就没这种东西!」你可能会很想要这样回应,其实我也是。不过我们得注意的是,如同「WTF?人跟摩天轮耶」一节所说,做出这种回应的我们,在心态上跟护家盟有什幺区分。

如果你觉得上述说法都尚可接受,那幺,你遇到的困境大概是这样的:如果要将非人婚姻合法化,基于法律效果的空洞,这个婚姻法,相较于目前的财产法,几乎是叠床架屋,在法律上难以理解。然而,如果不将非人婚姻合法化,我们恐怕很难给那些逼问「如果异性、同性可以结婚,为什幺人跟动物不能结婚?」的人一个答案。

当然,我们可以说「抱歉但是我真的无法理解非人婚姻」,不过这样一来,我们的立场可能会变得跟护家盟太像。

那幺,该怎幺办呢?你可以自己想想看,同时,在下次的〈朱家安不要偷懒了〉专栏,我也会说明我自己目前发展的解决方案。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