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筑我爱美(上篇)‧建筑师丁权禧‧理想房屋要有灵魂

123次浏览
建筑我爱美(上篇)‧建筑师丁权禧‧理想房屋要有灵魂“建筑美不美、丑不丑好像也不关我的事,我只是在里面上班工作罢了……我想新建的应该是美的,旧的破烂的就拆掉重建吧……别问我那幺多,反正都不是我作主……”建筑,作为八大艺术其中一门,虽是最贴近我们的日常生活,但对于一般市井小民而言,它似乎有点高深难懂,每日每夜你都穿梭当中却从没有好好真正端详过这城市的表情、用心欣赏这一稜一角的美与丑。丁权禧住宅设计初体验丁权禧,现任职于Linear Vista。这名负笈澳洲后回国发展的年轻建筑师,爱思考,勇于走出属于自我的设计风格。小时候,他画了一六边形,中间一黑点,父亲问他这是甚幺,他答是一枝铅笔,父亲疑惑,他便示出正面笔芯。他注定是吃这行饭的。谈美,谈建筑之美,谈我们的审美观,在建筑师丁权禧的眼里,我们对于“国产”建筑似乎缺乏认同。“凡是新加坡做的直觉上就一定是好的,但马来西亚做的就说神经啊!”矗立在西部疏散大道和白蒲大道交界处附近的八打灵再也贸易中心(PJ Trade Center),三座20层楼高的办公大楼主要以红砖砌成,面向大道的是三大片灰泥色透心砖,整体感觉非常粗糙,实在无法让人一眼看见就会喜欢。“这座建筑物其实还未‘完工’,得等匍匐植物攀满整片墙面,到时就会充满无限绿意。”他很佩服这由Kevin Low(本地着名建筑师)设计的大胆杰作,惊讶最后它竟真的被创造出来,这样的建筑在新加坡和印尼可都是找不到的。“某些真正好的、具原创性(Original)的,我们都并不引以为豪。大家都不尊重原创,也不太敢创新。”丁权禧指出,这问题不仅出现在建筑方面,音乐领域中,像Yuna(独立音乐女歌手)、Zee Avi(季小薇/爵士女歌手)等歌手的才华都是藉由Youtube才被国外发掘,本地往往是后知后觉。“假设今天Zee Avi在这里唱歌,我们很有可能只会说:哦,本地人……”Seksan(本地着名景观建筑师)曾告诉过他,我们仿佛存有一自我审查机制(Self-censorship),为了不让自己显得很蠢太笨所以事先自我审核、过滤,因而也不太敢去尝试完全不一样的东西。单靠教育手段无法转变思想从教育着手,我们是否能认识到何谓“美”,我疑问。丁权禧回说,归根究底,这皆因政治使然,尤其是我们自有的文化,无须政客来告诉我们哪些是属于我们哪些又不是。他举出,泰国、印尼和菲律宾当地的国民意识为何会远强过大马,原因就在于他们很懂得如何彰显自身特色,另外,惟有在自由风气底下,最好的想法才会诞生。“黄明志所发表的极具争议性,敏感的我们只聚焦某方面,却不在乎那背后传达的讯息。如此下去,我们将无法更理智地看待事情,而变成一切由情绪来主导。”他强调,要转变大家的思想的确无法单靠教育手段,首先,我们必须让所有艺术可以被超然论述,接着,社会才会出现能够独立思考,且愿意接受批评的公众。“反观新加坡,人们说现在那里是艺术家的最好时机,一旦你才华洋溢,政府都很愿意砸钱在你身上。”丁权禧却认为这种制度存在弊端,政府这般做法好像是告诉人民:只要你拥有才华,就理应享有这些。但实际上,艺术家也应正常工作,并且有时候,他们也许自认为Somebody,以为本身创作很棒,可是在别人看来却是一文不值。“别埋怨本地无法诞生设计人才,其实我们拥有许多,但他们大多数连自己也不太相信自己的实力。”房子彰显主人个性找房子买房子,大家最在意就是那屋前到屋后的距离、屋身多宽、向东或向北、几间房和厕所、地段如何、交通是否便利……我们绝大多数会先从现实层面考量,外观是其次,所谓“理想中的房子”我们并不太过强求,只要能遮风挡雨就好了。广义来看,一间理想中的房子也应考虑气候、环境和历史等因素,这点丁权禧相当赞同,但对于他而言,我们真正需要的不只是建筑,也需要其他艺术和普通领域的润饰,他主张“少些意识形态,多些情感”。艺术是情感体现最让他感到雀跃万分的是与其他领域的艺术家一起赏析建筑,“我有一位诗人朋友,我很喜欢跟他讨论建筑,他也乐于和我分享诗歌,这过程非常有趣。我们都一致公认情感的重要性。”设计房子时,丁权禧表示,针对处理气候课题,建筑师若只参考某些基本原则就能轻易达成,但这样做房子是不会具有“灵魂”的,它没办法传递心灵的骚动,就只是一堆符号、数字。他比喻,若要应对滂沱大雨,就去建造一大屋顶;要与历史相呼应,就变成甘榜屋,“按照如此观念,全民都能设计建筑,可这根本就不是设计,也完全称不上是一件艺术品。”至于所谓的“意识形态”,丁权禧假设,当他身为一名环保人士,他的房子将着重保护环境,却会失去“灵魂”;如果他是历史学家,设计出来的成品也会是如此。“房子彷彿已变成承载个人思想的工具,企图展示‘我理想中世界’的模样。”他说,这种观点全然不符合以前的传统艺术。“回到过去,在好几世纪前,以全球文明来看,艺术是一种情感的体现,叙述永恆、善良、自然等课题,与意识形态扯不上任何关係。”每个人都懂得甚幺是爱,不管你富贵贫穷……每个人也知道甚幺是雨天,你可能曾在雨中行走踢球追着一辆巴士而不小心被污水溅湿……无论你是甚幺信仰或种族,这些小事都是大家共有的经验,丁权禧提议,建筑师们应该都将这些紧记于脑子里或记在本子里,以作为日后创作灵感的来源,如此一来,才能真正将建筑设计与人们串联在一起。丁权禧说,房子是人们观看世界的方式,藉由房子,你能了解它的主人看重的是甚幺,这主人是否感觉安全、害怕,他是个怪人抑或个性非常极端……因此,“住宅设计虽是最困难但也是最美丽的。”象牙塔里天马行空想像毕竟还未踏出象牙塔,还未碰触残酷的现实,所以可以天马行空无尽地想像,这群未来的建筑师们,在这毕业前的最后计划用心诉诸他们的理想和梦想。吉胆岛河岸建图书馆咖啡座当初会看上这座小岛只是一个美丽的意外,只怪杂誌上的风景照太过漂亮,马来小妮子Nurhayati没想到吉胆岛竟然是个华人气息浓厚的渔村。儘管不谙中文,但在华裔老师和同学的协助下,她完成实地考察,发现岛上村民主要聚集河岸,可是卫生问题却日益严重、人气直线下滑……于是,她为村民设计一条有盖走廊,拆卸集装箱来建造屋顶,并运用当地村民的智慧:以宝特瓶和塑胶大桶来大量製作出贮存雨水的简单装置。村民很喜欢光顾咖啡座,但村内却缺少一间像样的图书馆,不如就把两者相结合,她心想。半山芭监狱变建筑学院拆或不拆,当时这选择题困扰着许多人,倘若不拆,陈沁敏想将它变成是一座建筑学院。为何是建筑学院,我问,她回说大家对此定有各自的意见,她只想从自己最熟悉的事物出发。那时候,其中一面墙已被拆除,她设计了一道“可看见又不能完全看见”的透明玻璃墙,为何又是墙,她解释,这116年里,大家早已习惯墙的存在,那是共有的记忆,而透明的用意则满足了外头人窥视的慾望。单是一面墙,她就思考了很多很多。建Upcycling展览馆3R我们都懂,reduce-reuse-recycling,但真正被回收再循环使用其实很少,有些人反而变相越买越多,李威红觉得是时候灌输大家Upcycling正确观念;Recycling很棒,然过程中仍是需消耗能源和资源,而Upcycling则鼓励各位发挥巧思,创造废物的新价值,像是汇集许多玻璃瓶变成漂亮的灯罩。在展览馆,到访者将能看见废物是如何被回收、清洗和整理,以及工匠又是如何自由挑选那些回收品,再製作出巧夺天工的精緻艺品。独立广场地底打造当代美术馆近年的国庆日,子民们只象徵式在独立广场这一片绿油油的草坪上庆祝,却逐渐遗忘这里曾发生过的点点滴滴,而游客们来这也只是走马看花便匆匆离开……为此,Shazana决定将原是停车场的位置,打造成一座地底的当代美术馆,并设置通道方便四方的来客出入,为这里注入新的活力,此外,馆内的隔板也设计成可被任意移动布置的。听说,这边一下雨就会发生水患,她也想好了应对措施。/副刊‧报导:周岳翔‧2011.05.30

相关推荐


上一篇: 下一篇: